https://www.visittj.com

关注海南乡村留守老人:敬老院入住率偏低 娱乐

  关注乡村老人·老有所养篇

  乡村留守老人:情系乡土守孤寂

  存在问题:敬老院入住率偏低;生活单调,娱乐方式主要是看电视

  随着国家人口老龄化趋势的明显加强,老年人口的增长以及所带来的社会压力增大,乡村老年人口的生存状况也越发令人关注.乡村老人的养老状况如何?是否老有所养?南国都市报记者深入乡村和乡镇敬老院,发现政府部门发放资金、敬老院建设及环境改善、乡村子女对父母的孝敬赡养,让乡村老年群体基本“老有所养”,但同时乡村老年人也面临留守的孤寂,受传统观念等因素影响,敬老院入住率低。南国都市报记者 王康景 王子遥 文/图

  敬老院的生活

  “天天能吃上热腾腾的饭菜,现在赶都赶不走我啦”

  12月3日上午,南国都市报记者来到海口秀英区东山镇敬老院。占地6亩的敬老院内显得很安静,老人们正集中在娱乐室一起看电视,不时发出笑声。

  娱乐室与老人们的一整排寝室紧挨着,看完电视,老人们就可以沿着长廊回卧室,很是方便。记者走进93岁的符月花老人的寝室,作为敬老院里最年长者之一,符月花老人的信息牌上标明:行路辛苦,半自理。她正在自己的屋子内晾晒衣物,晾完后她就扶着一个塑料椅子慢慢地在屋内走动。

  “我刚开始不愿意来,但在这里生活了两年,觉得这里挺温暖,像个家。”符月花老人说话口齿还很清晰,她告诉记者,她有一个女儿嫁在外地,她刚来敬老院的时候的确不习惯,想家。

  现在,她的生活基本上就是吃完饭然后在屋子走动,摆弄些衣物,在护理员的帮助下到院里的娱乐室看电视,偶尔还有一些琼剧演出。符月花老人说,因为自己行动不便,吃饭都是院内的工作人员从食堂带过来让她在屋内吃,这令她很满意,也觉得这里生活方便得多。

  东山镇敬老院的老人们在食堂打饭。

  “我从马坡村过来的,我没有子女,今年82岁了。”在敬老院的食堂里,李爱德阿婆说,在敬老院内生活了两年多时间,天天能吃上热腾腾的饭菜,这比自己在乡村时强了很多,她还开玩笑说现在赶都赶不走,她不愿意再回乡村去。她还交了几位老年朋友,平时可以说话聊天解闷。她说有时无聊了,她们会走出敬老院到街上走走,到了饭点再回来。

  为了保障老人们的饮食安全、营养丰富,敬老院还设置了一周饮食表,肉菜多样,而且采购回来做菜都要留底样,有时还会根据老人们的口味调整菜品。

  “政府给特困老人每月发放800元的资金,其中600元给院里解决老人们的餐饮等问题,其余200元是老人的零花钱。”敬老院院长周凤荣说,老人们如果无聊且走动利索,可以出门在镇上逛逛。如果老人生病,院里会安排人员带去看病,不能自理的老人也有受过专业培训的护理人员帮忙照顾。

  乡村老人传统观念重

  敬老院入住率普遍较低

  不过,由于传统观念等原因,记者发现敬老院入住率低是比较普遍的问题。

  东山镇敬老院原本可以入住200多位老人,但实际上目前只入住了50多位。院长周凤荣告诉记者,这主要是因为观念和意愿的问题。“我们此前了解过,镇区包括乡村的五保户有500多户,达到入住敬老院的标准,但实际上愿意入住的老人并不多,主要是人们在观念上更倾向于留守乡村。”

  东山镇敬老院院长周凤荣嘱咐符月花老人多穿衣保暖。

  “针对符合条件的包括特困户在内的老人,我们镇民政部门也到乡村去给老人做工作,希望他们考虑进入敬老院生活。但一方面,传统观念认为既然有子女或者兄弟姐妹亲人,再让老人到敬老院去住,他们也担心别人说闲话,议论不孝顺或者不讲亲情。另一方面,能够自理的老人习惯于生活在村里,喜欢在家自己种养些东西过生活,怕来了敬老院不习惯。”秀英区东山镇民政办工作人员说道。

  “我自己还能生活,家里还有两个弟弟照应我,我不想去敬老院。”东山镇东溪村委会五保户村民、60多岁的黄恒福老人如是说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